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汗津津的美人
汗津津的美人

汗津津的美人

初识莹是在董姐孩子100天酒席上。

  那个夏天,董姐在自家摆了两桌,邀请至亲好友为孩子百日小庆。席间一个与董姐年龄差不多的女人忙前忙后,她就是莹,是董姐的发小,年龄还小了一岁多。

  莹穿一件紧身无袖白衬衫,一条大摆素花布裙,一双白色球鞋,个头160左右,短发齐肩,圆圆的脸,大眼大嘴,丰胸肥臀柳腰,浑身透着干练、洒脱,更充女性魅力,惹人想入非非。

  ]……我眼球与心思随她而神往。

  一阵忙碌下来,客满座开席。似乎有意无意,莹与我同桌坐在紧邻。

  天气炎热,莹的衬衫被汗湿紧贴在身几乎透明,能看清背后胸罩的扣,汗珠渗满在乳沟,身体里散发着女人的体香。如是一个汗津津、香喷喷,让人馋的女人坐在身边,整个席间,我的眼睛几乎都在她身上,更多是偷偷窥视挺立的奶子和渗着汗珠的乳沟。时而,彼此身体会接触到对方,她的腿几次蹭着我,举手夹菜时我窥见她腋下浅黄色体毛,竟联想到阴毛颜色,鸡巴马上直立将裤裆顶起帐篷。实在难受,我悄悄伸手去按下昂首的龟头,似乎是隐秘的动作,却被挨着坐在一起的莹发现,她眼角彼时朝下一瞥,胳膊好似无意地拐了一下我。霎时间,我脖子一阵发烫。

  一顿饭,让我食不甘味,心猿意马,如坐针毡。

  下午三点过后,来客陆陆续续散了,我也起身要走,却被叫住。

  “小弟,你帮引娣把那些东西送到码头上船好了吧,她一个人不好拿啊!”

  董姐指着莹面前零零碎碎的几个包给我吩咐着。从小跟董姐出门总是我当搬运,已经习以为常,再说,自从我和董姐有了性亲密之后更是有求必应。

  莹大名叫引娣。她家里是不是还有个弟弟啊?性吧首发

  我私下正瞎猜猜,被董姐催促着拎了东西和莹一起离开。

  出门到长江边码头有很长一段路,我和莹一路聊着。她告诉我,家里只有她一个孩子,早年父母是想要个弟弟的,母亲不知什么原因两次流产,以后也就再没有怀孕生育,父亲几年前病逝,家里面只母女两人过活。

  天气炎热,烈日当空。

  开阔的江边找不到任何阴凉,等候轮渡时我脱掉身上衬衣举着为莹遮荫,她见我光着膀子暴晒在毒日下,朝我投来感动的一瞥,喃喃道:

  “太阳大,你别晒坏呀!”

  “不会的,你看我这一身的黑皮,经晒呢……”

  我不禁炫耀自己黑黢黢的肌肤、结实的肌肉。

  她望着我,伸手在我背上轻轻拂过,“嗯,你倒是真不怕晒啊!”

  船来了,我拎起地上的大包小包欲送她上船,她踏上跳板的一刻回头口气坚决地说,“送我回家。”

  渡船启动驶往南岸。

  船舱拥挤,莹紧挨我面前站,身体粘贴在一起,船身每一次摇晃都使得她双峰摩擦我胸膛,我下身一下又挺立起,实实在在地顶着她下腹。彼此都尴尬,她欲挣开些,却无奈太过人多,很难摆脱身体紧密接触。也正因此,两个人的心里距离因身体靠紧一瞬间近了许多。

  后来,我一直觉得是她有意邀我随她上船,似乎早就料到在拥挤中会有身体的接触,她期望一切顺理成章的发生。

  船靠岸。

  走过沙滩,回望江那边市区,楼宇鳞次栉比。南岸是山区,显得十分冷清,仅有的一条街道一眼能望到头。

  街行了一百多米拐进一条巷子,沿一坡长长台阶上攀,途中拐两次弯,大约有一华里多。中间我们歇下喘气,她取下顶在头上遮阳的我的衬衣为我擦拭满头大汗。

  “热吗?!马上就到啦”她满眼感激与关怀。

  半山里,有一座三层黑色砖木小楼。

  进楼门又爬了二层楼梯,楼道里光线暗暗的,我不时撞上堆放的杂物。

  到了!“李姐在前面停下,听见她在包里面掏了一阵,拿钥匙开门,向外打开侧身进去,小心楼梯,别碰到炉子。”

  跌跌撞撞上了十来步,终于进屋了。放下东西,她返身下去关门后小跑回来。

  一间宽敞的房间,凭窗望外看去是对岸市区,长江在山脚下湍湍流淌。

  “你坐下歇歇,等我一会。”

  噔噔,噔……身后传来一阵上楼声,回头望去莹已经没了人影,屋角一扇小门敞开着,那里竟然还有楼梯。

  我在沙发里坐下,斜靠在扶手顿时觉得有些累,不觉就打盹儿了。

  一阵凉风徐徐吹来,我猛地惊醒。

  ?头顶电扇转着,莹不知何时坐在茶几上,双手撑着身体微微后仰,正端详着我。

  “累了吧,小弟,快起来去冲个凉。”她笑眯眯歪歪头,伸出手来拉我。

  发根滴着水珠,她身体散发浴后的气息,穿着貌似睡袍一样宽松的白色纱裙,背对窗逆着光线。我回过神,恰好看见裙子里身体轮廓,隐隐约约甚至看到乳房形状和奶头。

  自从董姐怀孕后,我除了女朋友再也没有沾过其他女人。一个多月前女朋友也和我闹掰,已经许久没有了性生活。

  适才席间莹就惹得我蠢蠢鸡动,在渡船上又是那般贴紧身体磨蹭,胯下顶起的篷刚才打盹才收了,眼前这一幕迅速又唤起鸡巴昂立。我上身原是光着的,下面穿短裤,裆部变化很醒目!莹见状怔怔扫了我一眼,脸蛋顿时飞霞,急忙放了手,那里料得一下子失重跌落在我身上。

  我顺势拥抱她,在额头、脖子、头发、嘴唇一阵胡乱吻,开初她还不停闪躲,被我捉吻唇上并用力揽怀时,她不再抵抗,慢慢将双臂挂住我脖子,回应着越来越深的吻,吐出舌尖给我吮吸。性吧首发

  我手伸进宽松的裙子里抚摸光滑的后背,往下摩挲插入裤腰揉弄紧绷的肥臀,她身体渐渐在我怀里忸怩,压在鸡鸡上到力量越来越重,鼻息明显变粗。

  我侧身将她放倒沙发里,撩起裙子双手捧起先前还可望不可及的双峰,将脸钻进去深深呼吸诱人的体香,她一手揽着我后背给予轻轻力道,似是赞许,另一手五指插如我头发温柔地梳理。

  那身体好柔滑,好柔滑,乳房涨涨呈馒丘状,乳头豌豆般大小,乳晕淡淡若桃花初绽,我左右轮番噙住乳头小心地吸食她的芬芳。

  她手从我后背滑下探入腰里,迅速解开皮带,让我抬屁股,接着曲起一只脚往下蹬掉了我的裤子,小手熟练地逮住我的鸡鸡轻柔地套圈,指甲时而在龟头划过一个个圆。

  手下探到她大腿根,隔着裤头抚摸阴部,那里已经湿透,她用力夹住我的手暗暗使劲。我拉住裤头松紧带,她默契地配合我褪下小裤子。

  ]放过乳头,吻着她胸腹往下来到隆起的阴户。果然,阴毛颜色和腋毛一样,阴毛不是太密,望眼能看到微微张嘴的阴道口在毛毛中若隐若现,我用下巴胡子轻轻磨蹭她阴蒂,“啊……”她失声叫了。

  我爬上去,她曲膝分开大腿,抬起阴部迎接我,右手拈着我鸡鸡撸下包皮杵到肉穴口,左手捏着我屁股下压,哧溜……我滑落进湿润温暖的肉穴。

  腹部紧紧贴着,丰满的奶挤着我胸,不禁令人想起刚才船舱里的身体接触。一切发生似意料之外,却又自然而然。

  她双眼圆圆瞪着我目不转睛,一般小女人被男人插入后都会闭上眼睛,或者将头歪向一旁,似本能的羞怯,亦或是偷偷地乐,她这般地盯着,反让我不知所措!

  “你动啊……”她望着我喃喃道,扭动着臀。

  终于又进入了女人的身体里,更喜是几小时前心猿意马的对象,心里激动不已。阴道里涌浪着阵阵春潮,推动我起起伏伏,每每鸡巴抽出到冠状沟又插进肉穴,龟头一次次穿过肉壁上褶皱,反反复复摩擦,向彼方传递一浪接一浪的快乐,她小腹越来越收缩,乳房胀鼓鼓像充气了一样,乳头硬度感觉像是达到了极致。

  呜啊,呜啊……“莹欢快地呻吟着,呻吟着,气息越来越急促,激励我起伏频率越来越激烈。

  啪、啪、啪……”阴部撞击着发出醉人声响。

  “啊……” 她一声长啸,裸腿紧紧圈住我腰,双臂紧搂我肩浑身颤栗,唇堵住我的嘴,舌头往我口里一吐一吞,似回报我在阴道里的抽送,我吮食她的津津甘涎,鸡巴拼命往肉穴里钻,被肉壁包裹着一张一弛搏动,

  “汩、汩汩……”浓稠精液接二连三冲出马眼撒入她的深处。

  良久相拥着,彼此赤裸缠绕,射完精的阴茎仍淹没肉穴,感受着那里意犹未尽的痉挛慢慢停歇,她的吻持续着,舌头淘气地舔舐我唇齿,吐气如兰,沁人心脾。

  “舒服吧?”莹啄了一口我的额头。

  “嗯,我都融化在里面啦!”我满足十分。

  “哦,化成了精液……”她欢快地调侃。

  突然,她急促地说,“哇,我妈妈快到家啦!”

]忙乱起身,我四下找寻短裤,她一手抓起自己裤头捂在阴部,一手拉起我匆匆小跑去屋子那头的楼梯,楼下已经传来开门声。

  我惊出一身冷汗,她却没事儿似的喊着:“妈,我在楼上洗澡呢!”

  好的,待会儿下来吃饭吧。“她妈妈在楼下应声。

  没事的,妈一般不会上来,楼上是我的世界。我们一起洗洗,瞧你这一身汗。”她看出我很紧张忙安慰。

  上面是阁楼,面积比楼下小许多,角落里有一个搪瓷浴缸,在那年头一般人家根本没有这稀罕东西。

  我俩牵手走到浴缸前。里面放有半缸水,她推我进去躺下泡着,拿起沾满精液的小裤伸到我眼前,真讨厌,才换干净的,又弄得一塌糊涂“莹娇嗔地抱怨,接着又补上一句。

  ”可是,我喜欢这味儿。“

  她也跨进浴缸里,在我身上躺下。我抚弄她乳房、腹部慢慢浇水,渐渐滑到阴部,指头揉搓阴蒂阴唇,在穴口轻挠挠,鸡巴又抬起头来顶在她身上。她回头亲吻我,手握着鸡巴套弄,呢喃细语,”董姐真没有说错,你真是一匹种马……“我惊讶万分。

  她歪歪头,指戳我额头,” 别装可怜啦,董姐可什么都给我说的,第一次你纯粹就是强奸人家嘛。嘻嘻,可她夸你在女人胸腹上很棒,还说挺喜欢你精液味道。“女人闺蜜间似乎没有多少秘密。尤其爱掏心窝子地分享彼此性爱经历与感受,更有甚者会分享性伙伴,而绝不会为之争风吃醋。

  为报复她的戏谑,我将指头在进肉穴狠狠捅了几下。立时,她娇声嘘嘘地扭着连连吻我,手里的套弄加快起来。

  呃呃,又想我进去啊!”我对她耳语。

  莹嘴堵着我深吻,手下时疾时缓地撸管,我指头在穴里其同步捅进捅出,鸡巴越来越硬,肉穴里比水里更觉滋润,我们沉浸于性嬉戏几乎忘记周遭存在。

  “莹莹……吃饭啦” 楼下呼唤声打断了我们。

  她起身套上裙子,迅速跑下楼,扔下我赤条条躺浴缸里,鸡鸡还立在水上。旋即,她又出现,拿来一件T恤、一条宽大的短裤,“起来换上,下去吃饭。”

  我穿戴齐全跟她下楼,心里满是尴尬,害怕在这样的气氛下去见她妈妈。

  【完】